湖南省永州市檬涨酒店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- www.kwgfws.cn 收藏 联系我们

关了再也打不开

2020-03-23 08:54

为何同一条街道上的两座银行,风格如此不同?吴涛表示,交通银行旧址这栋建筑在兴建之初并不是按银行功能设计的,而是计划修建一座豪华大饭店。1934年至1935年,几乎花了一年时间,加拿大建筑师倍克才完成了这栋建筑的设计工作。吴涛称,至于为何一座饭店的使用功能在后来变成了银行,他还未找到确切的资料,“当时这一条街都是银行,有可能是交通银行为了加强和周围银行的业务联系,将饭店收购或借用。”

“它们可是我们的门神啊!”库房管理人员李平介绍,公司是2008年左右开始使用这个库房的,进场的时候两扇门就这样开着,还布着蜘蛛网。“这两扇门厚重无比,几个成年男性都无法将其推动。加上听老人们说,门里机关太多,关了再也打不开,我们一直不敢动。”

“别看这座大楼不起眼,可是原来的中央银行哟。”得知记者的来意,罗梅激动地踩了踩食品店的地面,“这个下面就是原来中央银行的金库!”

29日,记者走访位于打铜街周边的老银行,在中央银行旧址的金库中,发现了两扇无比精美的保险门。记者随后咨询市文物局与渝中区文管所,文物专家均表示,此前只知道在中央银行旧址地底藏有金库,但尚未进入内部打探,重庆日报记者找到的两扇金库保险门系我市首次发现。

交通银行旧址位于打铜街14号,与隔壁的川康平民商业银行像一对穿越时空的双生子。不过,与外表朴实的川康平民商业银行相比,交通银行旧址可谓尽显繁复奢华之风——从马路到银行大门必须踏过15级台阶,在台阶的两侧还有圆形的花坛,精致的铁花栅栏装饰着巨大的拱形窗,罗马柱与复古吊灯处处彰显着欧洲古典建筑的独特韵味。

打铜街银行林立,故宫为何非要选择川康平民商业银行?吴涛称,资料记载,这是因为该银行二楼的仓库异常坚固,“而如今发现的钢结构就起了巨大的承重功能,如果是其他建筑,9000余箱国宝,怕是不堪重负。”

“这个门机关重重,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全是锁,门内很多铁杆推动齿轮转动,主要采用杠杆原理。”看着本报记者拍摄的保险门照片,吴涛说,这样厚重的全金属保险门十分少见,他只在对面的川康平民商业银行旧址看见过一扇。“此门需要几把钥匙同时插入才能打开,门体背面的圆状扳手可能就是设置密码的。当时有一套严格的开门制度,几把钥匙也分散在不同的人手中。”

这个地下空间分为两层,每层至少有300平米,如今是一家婴儿用品公司的库房。几扇锈迹斑斑的老铁门分布在周围,其中一扇铁门大大敞开,造型十分精美。让人讶异的是,这扇铁门厚度有60厘米左右,里面为空心,外面用玻璃封住,远远望去像一个小酒柜。不过,里面装的不是酒,而是三个圆状铁盘,分别连接着若干条铁杆,门体背面的圆状扳手与内部的铁杆相通,结构十分复杂。而同样的门在第二层也有一扇,门也大大地开着。

炎炎夏日,打铜街上的建筑被两边的树木印得斑斑点点。渝中区道门口9号一栋贴满白色瓷砖的大楼下,副食品店老板罗梅正摇着蒲扇等生意。

1938年,中央银行随国民政府迁至重庆,主要职能是发行钞券、代理国库收支等。如今,旧址作为重庆市商委招待所使用。

吴涛介绍,当年中央银行在金融界占有重要地位,银行的金条以及一些核心资料等重要物品应该都藏身于这两扇门内。

今年5月,重庆抗战金融遗址群入选第七批“国保”,其中打铜街周边就有三处,分别为中央银行、交通银行、川康平民商业银行旧址。记者在探访这条曾被称为“重庆华尔街”的老街时,老银行里埋藏的秘密也渐渐浮出水面。

走进银行旧址大门,工人们在各自忙碌着。记者在天花板上看到,露出的一段段钢架已被工人漆成了红色。“在抗战时期,能用钢结构为主体造房,真是不得了!” 吴涛说,当时钢材稀缺,且价格昂贵,国民政府的大部分建筑都没有采用钢结构,“这里的钢不仅是全进口的,连制作、装配都是按照当时国外最先进的标准操作的,坚固无比。其构造原理和我们现在的摩天大楼差不多。”

在中央银行旧址的斜对面,位于打铜街16号的邮政支局耷拉着两扇半开的卷帘门,正在进行内部装修,这里便是川康平民商业银行旧址。不久前,文物专家在这栋建筑里,发现了因装修而露出来的钢架与钢梁,大为惊讶,确定其是我市首个发现的主体结构为钢结构的历史建筑。

罗梅告诉记者,她已在打铜街生活了近20年,因为中央银行旧址的外形太像普通的居民楼,很少有人知道它的身世,“很多人一来这条街,张口问的都是对面的交通银行和川康银行旧址!”罗梅有点不服气地瘪瘪嘴,拉起记者说,“走嘛,我带你们下去看哈,我还是第一次带记者进金库哟!”

据了解,川康平民商业银行成立于1937年9月,是由川康殖业银行、重庆平民银行、四川商业银行三行合并而成的。在打铜街生活了20多年的陆云向记者讲起了这条街上无人不知的“老龙门阵”——抗战期间,故宫分三路转移文物,其中,数量最大的一批约9000余箱文物迁移至重庆,就存放在川康平民商业银行的二楼仓库。“我婆婆说,她亲眼看见一些人小心翼翼地将一箱箱东西往银行里头搬,还有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在门口。”

“太让人意外了!设计精美、构思巧妙,机关重重!”7月29日下午,拿着本报记者拍摄的中央银行旧址金库保险门照片,市文物局副总工程师吴涛激动无比。

在打铜街,保存最好的交通银行旧址无疑是最耀眼的“明星”。现在,这里是建设银行打铜街支行,“请到x号窗口”的叫号声,在这栋有75年历史的欧式建筑内不绝于耳。

在罗梅的带领下,记者穿过一家肉铺,踏下25步台阶,走进传说中的地下金库。